今日宝应网—宣传宝应 了解宝应 服务社会 服务网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联系我们
拖动 最小化 关闭 停靠


查看: 35|回复: 0

城郊桥(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8 02: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964片树叶儿

1

那时候,我们刚刚上城。

在我们看来,城郊桥就像是古代城池的护城桥,倘若打起仗来,千军万马都要踩踏过来,或者冲将出去,无数英勇的士兵,将在这座桥上展开你死我活的厮杀搏斗,无辜的百姓成群结队,拖儿带女衣衫褴褛,奔向这座被杀气和血光笼罩的险桥。

那是生命之桥,那是希望之桥。

那是信仰之桥,那是生死之桥。

那时候,我要是这么感慨了,照例是要被哥几个嘲笑一番的,他们笑话我,十足的书呆子,《杨家将》《岳飞传》看多了吧?中毒蛮深的!

曹海洋大手一挥,塞一块红烧肉进嘴,嚼几下咽下去,很不满的说,你就是说出个大天来,也还是个城乡结合部!

边上的大头李纠正他,是接合部!一字之差,失之千里。


2

我们才不管到底是接合部,还是结合部呢,反正城郊桥就是一座桥而已。

站在这座很有些年头的破水泥桥上,往西就是宝应县城,往东就是城郊乡。

宝应县城里住着的那叫小市民,城郊乡里的人,都是跟我们一样的农村人。

很多时候,我们穿梭游走在那些宽阔的大马路上,进出那些人民商场百货公司,糖烟酒大厦和文化馆大众电影院,我们跟迎面走来擦肩而过的那些城里人,谦恭又热情的寒暄招呼,我们喜欢并享受这么新鲜又刺激的城里人的生活。

可是一旦到了晚上,回到家人中间,无处不在的方言口音,时刻提醒我们,其实我们并不属于这里。


3

曹海洋就不一样了,他是老城南的土著,是个根正苗红的城里人。

不过他之所以能很快就跟我们打得火热,跟他自己压根没把这个身份当回事,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几个人,说实话干着的工作都不大上得了台面,不是学徒工就是临时人员,就他一个是一家国营商场的现金会计,在我们眼里,会计就是干部了。

我们之间平常都是特别随意的喊对方,大刘二谢三混子大强子小胖墩,对他呢,却都是尊称曹大会计,简称曹大,他就假装生气了,挥挥手说,少来少来,又骂我是吧?!有话你就说撒!

曹海洋理所当然的是我们几个人中,工资最高的家伙,我们虽然偶尔也会生出一些嫉妒,但更多的倒也并不反感。

因为他是我们这些人中最大方最慨气的一个,除了时不时的会送我们一些小挂件小配饰,或是什么好吃的时兴的玩意,最主要的是大多数聚会,他都是义不容辞的担当起召集人和买单者。

这真的叫人很舒服,也使得每次的聚会,比较流畅而欢乐。


4

那时候过了城郊桥,往东一带还并没有那么热闹繁华,随处可见的是大片大片的庄稼地,和散落在各处的常见的民居。

沿路也有好几家小饭馆,干净整洁谈不上,但是饭菜分量足,价格便宜,小老板或者小老板娘客气周到,像是手里捏了一把火柴,分分钟就要扑上来把你点着。

我们几乎每周都要从城市的东南西北角聚拢过来,喝喝酒,吹吹牛,那时候都以为谈的是人生和理想,后来才明了,其实都是瞎扯的鸡巴蛋。

那时候我们已经开始感觉到,城郊桥这一带正在慢慢的起着变化,房子越来越多了,人也越来越多了,田地像是缩水的老棉袄,有人正日夜举着火把,追着那些它们跑,追上了就烧掉它们。

变化正在发生,但是我们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每天眼一睁,就看到又有人从乡村往县城里赶,空气是新鲜的,但同时又是紧张的,这种感觉就像我们走着走着,头一抬,忽然碰见了美丽的姑娘,在惊慌忐忑中,夹藏着莫名的欢喜。

就像我们第一次正式见到小郭姑娘。


5

第一次见到小郭姑娘,就是在城郊桥东坡道下的小饭馆里,很多年了,我们都能够回想那道沾满油污的饭馆招牌:桥东美食。

那天天才擦黑,我们几个已经聚齐了,翘腿浪脚的围坐在二楼大厅里,一边很不耐烦的等上菜,一边耐着性子等曹大会计带什么朋友赶过来。

上次聚会散场,我们意犹未尽的走到城郊桥上,曹海洋招呼大家站下来,散了一圈相思鸟。

我们三三两两趴在桥栏杆上,比赛把烟圈一个接一个的往河面上吐。

深秋的夜空是湛蓝的,倒映在河里像一块巨大无边的发光的蓝丝绒,淡淡的黄白的月盘,在蓝布上轻微的来回晃荡。


6

夜风凉了,大强子估计是反胃了,抱着一截栏杆夸张的干呕起来,发出的干嚎空洞而浮夸,向四周扩散开去。

就是那个时候,曹海洋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郑重的宣布:哥几个,下周我们照旧哎,我要带个人来,给你们认识一下!

马上就有人笑问,是花姑娘吧?女朋友?

曹海洋笑而不答,又打了一圈相思鸟,有板有眼的念白: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他还没念完呢,大头李很不满的补了一句:卖什么关子撒!棍一个!

 

2018/10/27

图文无关


感谢

@赵天甜授权歌曲

@天涯海角友情配图


相关阅读

老嫂子

黄艳开了家录像厅(1)

关于爱情说不清

敬惜字纸

多年以后,当儿女的是否还记得,那些年父母为我们流过的泪?

母亲去看我的那个冬天

佛在心中,爱在手上 / 奶奶的信佛

总有一些感动,留在你我心中!

夜十条(6)

夜十条(5)

夜十条(4)

夜十条(3)

夜十条(2)

夜十条

谢谢你,罗大佑!

时光的小刀刻下伤痕,有没有人为你心疼?/你记得几首齐秦的老歌?

岁月蹉跎,时光荏苒,你曾给过我们温暖/50岁的张信哲,生日快乐!

幸好,还有张艾嘉

人生难免李宗盛

乡下的赵传

梦里孟庭苇

忘了周治平

再见了,童安格!

忽然想起张镐哲 / 你喜欢过哪首歌?

慢三拍(1)

当秋天遇见冬天,当你遇见我

我怀念的冬天的夜晚 / 寒冬驱不散你心底的暖

母亲去看我的那个冬天

在冬天写的诗 / 短歌吟

嗨,亲爱的朋友,冬天快乐!

冬天来了还会走,哪有岁月可回头?/文后福利,且作安慰

北漂的金晓云回来了(5)

北漂的金晓云回来了(4)

北漂的金晓云回来了(3)

北漂的金晓云回来了(2)

北漂的金晓云回来了(1)

秋日私语

我不相信

李露的伤心

小乔走了,像朵菊花归于尘土

小小蚂蚁回家去

你要是在冬天,走过叶挺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今日宝应网  

宝应青年网络团总支

投稿邮箱:new10024@163.com

QQ:101615387 微信:new10024 手机:13951448391

今日宝应网—宣传宝应 了解宝应 服务社会 服务网民

( 苏ICP备14058410号-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