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宝应网—宣传宝应 了解宝应 服务社会 服务网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联系我们
拖动 最小化 关闭 停靠


查看: 19|回复: 0

文学评论 I 世俗的风景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8 02: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友情提示:点击上方“蓝字” 即可关注本平台

第483期【第286篇】


文学评论 I 世俗的风景线

顾坚长篇小说《青果》读后感言

作者:陈美彬

 

       十多年前,我读过顾坚网上在线创作,后来印成单行本,走红全国的长篇小说《元红》,其原汁原味、细腻生动的水乡场景和人物形象至今还留在我的脑海里;五年前,经朋友介绍我与顾坚建立了联系,此时的他早已声名鹊起,但没有半点倨傲,慨然为我的散文集作了中肯的短评;然而因为忙,直到今年端午,我们才在扬州解放桥附近他的府宅晤面,宾主相谈交心,其恳切真诚之情态及其对文学的独到见解使我愈加感佩。临别,顾坚从书架上取下一册新版《青果》,潇潇洒洒地在扉页上签下“美彬兄雅正,顾坚”这几个字。我收下了顾坚的赠书,也记下了他对我的真情。

  时至暑假,我得以有暇阅读《青果》这部2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我翻阅了几页便被牵引,渐渐地沉迷其中、欲罢不能,以至于数次眼噙泪水,可以说,在整个阅读过程中,我的情绪随着故事情节的铺展而潮起潮落,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颤和洗礼。

  《青果》是一部“献给流浪的青春和永恒的爱情”的长篇小说,它通过主人公金龙、宝根闯荡扬州的艰辛经历,展示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扬州老城区一带的风土人情,塑造了一个个平凡而具个性的普通百姓,其场景之弘大逼真、人物之形象生动、语言之鲜活优美,令人如入其境、如闻其声、如见其人。

  赵金龙是苏北里下河兴化农村青年,高考再度落榜后,自尊倔强的他不愿屈从于父亲的安排,和同伴施宝根出走扬州,他们共骑一辆破旧的自行车,顶着毒日,冒着暴雨,奔波三百多里到达扬州城外,不得不露宿桥头。深夜,金龙被一种异样的响动惊醒,原来是一辆驴车因为装载的货物太重,正胶着在东桥坡,此时的金龙虽经长途骑行早已筋疲力尽,但却一跃而起,和车夫一起拼力挽住两边车辕,把车慢慢推上桥顶,再慢慢送下西桥坡,挽救了一场惨烈的灾难。金龙乐于助人、淳朴善良的性格初见端倪。

  金龙在荣光电池厂打工,发现了盗窃器材的窃贼,他不怕报复,及时向厂部举报,特别是当刻字的爱兵无端遭到几个流氓地痞拳打脚踢时,金龙不惧刀刃,不畏凶险,挺身而出,凭藉一身武功,打得他们落荒而逃。充分表现了他嫉恶如仇、主持正义的侠肝义胆。

  或许有人要说,金龙此种做法是不理智的,应当诉诸法律,将歹徒绳之以法,然而正是这种真切的描写才观照出八十年代社会转型时期混乱、不健全的社会现状。生活的浸淫造就了金龙坚毅的性格和独特的个性。因此,聪明的读者非但不会对主人公率真豪放的江湖气概求全责备,而且会站在历史的角度认同作家绘声绘色的真切描写。

  主人公金龙在工厂做临时工,当家庭教师辅导初中生,摆地摊做小生意,后来又到处赶集经商,尽管生活艰苦、受尽磨难,甚至落魄街头,但他无怨无悔、不改初衷,作家在他的身上倾注了满腔心血,成功塑造了一个坚韧执着、勇于开拓、有情有义的独特的青年打工者形象。

  《青果》之所以为“青果”,我想作家除了表现青春的艰辛,也是为了表达对甜美而酸涩的初恋的回味。因此,小说着力刻画的金龙与银凤的爱情故事尤为感人。

  金龙和银凤的相逢意外中透着前世的缘分。且看作者的描写:“上午八点多钟,从北面来了一群女孩子,停在我摊前挑选头饰……我发现当中独有一位特别苗条秀丽的姑娘站着不动,咬着嘴唇盯着我微笑。我惶惑地定睛看她,咦呀!怎么如此面熟……姑娘忽然展开笑靥,冲我伸出一根指头:你是金龙!我感到头脑轰的一声,浑身的血都往脸上逆行,嗫嗫嚅嚅地叫她:啊……银凤……是你?”

  虽然曾经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然而十六岁那年银凤随父母举家迁往无锡做河蚌生意,而金龙高考失败后,由兴化流落到扬州摆地摊,两个人本再无交接,然而岁月碾压之后,金龙和银凤却奇迹般相遇在他乡。这是何等的巧合,又使何等的令人激动。于是潜藏在心底的爱的火花瞬间被点燃,两个人由意外相逢到深深依恋,进而发展到花园小径上私定终身、文化宫电影院里十指相扣,出租屋里初尝云雨……一切都是那样的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作家采用铺述的方法,层层推进,将两个年轻人的爱情渲染得绮丽美妙,“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读者感受到的是自然而然的美,青春勃发的激情和心心相映的缠绵。

  金龙和银凤暗渡爱河特别是银凤未婚先孕,这必然造成双方家长的争执和冲突。作为冲突的关键人物,金龙的态度决定着事情的发展。就在大家为银凤的命运捏一把汗时,金龙发狠道:“任何人也别想拿走我的幸福,哪怕是亲生父母。我不允许任何人在爱和关心的幌子下对我横加干涉,更不允许对我的银凤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不管怎样,我们都要把宝宝生下来我们的宝宝!”至此,一个敢作敢为、誓死捍卫爱情的血性汉子形象跃然纸上,读者揪着的心也随之慢慢放松下来。正是因为金龙的坚持,金龙和银凤这对天地绝配才得以喜结连理、龙凤呈祥。

  在这出重头戏中,银凤的缠绵可人、热情如火,银凤妈的理智决断、通情达理,季师傅老两口的公道圆融,还有外婆的善良淳朴都得到了鲜明的展现。作家圆熟的写作技巧成全了一对佳人,也满足了读者向美向善的心愿。

  宝根和春英的爱情在这部小说中也有较好的体现,他们都是苦读多年的高中生,当绚烂的大学梦一次次被击碎后,他们同病相怜、心手相牵,结成了一对恩爱夫妻,在城市的边缘做起了东奔西走的贩夫走卒,苦心经营起自己的小家庭。

  赵金龙、施宝根是介于知识分子和底层劳动者之间的自我觉醒者,是浪迹城乡、拼搏奋进的新型打工者,他们从父母设定的固有的生活秩序中出逃,寻觅新的生活方式,希冀通过自己勤劳的双手和掌握的知识改变命运,从而过上美好幸福的生活。可以说,他们是那个时代千千万万个农村青年的代表,也是社会转型时期的必然产物。


  

     《青果》是一部打工者小说,也是一部亲情乡情友情交织的乐章。金龙拒绝复读、出走他乡,这对于身为初中教师的父亲是个沉重打击,然而光宗耀祖希望的破灭并没有泯灭父子之间的血脉亲情。当父亲收到儿子的亲笔信,当从宝根口中得知儿子现状时,当金龙和银凤木已成舟时……父亲还是选择了忍让和接受。

  特别是,父亲为金龙筹措学驾驶费用而不得时,外婆决定卖掉她的棺材和银镯子,母亲取下耳朵上的金耳环,父亲摘下手腕上的“上海”表,还要贴上猪圈里的两头白猪。即便是这样,也要让金龙拥有一份体面的手艺。这一切让金龙深为感动和惭愧,也让每一个读者感受到了人间至爱亲情的伟大。

  在《青果》这部小说中,乡情友情贯穿始终。金龙、银凤夫妇,宝根、春英夫妇,还有春生、明宽、桂花,他们总是互相帮村、彼此照顾。大家觉得出门在外讨生活虽然辛苦,但有几个老乡团结在一起,友爱体贴,苦中作乐,日子就有了滋味。因此,一家来客家家客,一人有事大家事。随着生意越做越大,日子越来越平顺,他们的友情也愈加深厚,可以说是亲如一家。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春节过后,金龙、宝根一群六人,结伙到扬州周边乡镇赶大集,在连夜返回的路上,不幸发生了。宝根为避让飞驰而过的大车,跌下又高又陡的河坡,撞上了一块大石块,丢掉了性命。

  金龙他们失魂落魄地赶回报凶信。面对凄惨的现实,作家采取大段铺陈的手法描写春英疯狂的情态:惨叫、眩晕、嚎啕、打滚、撕心裂肺地喊叫,“披头散发,光着脚丫,面目可怖,简直成了发疯的母牛。”我想,这不是为了所谓的艺术上的“将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而是出于对一双恩爱夫妻,一夜间天人各一,这突如其来的灾祸叫人如何能承受的感同身受的理解。

  亲如兄弟的好友猝然遭遇横祸,让金龙、春生、华兵……涕泗交流、痛彻心肺,他们安抚家属、料理后事、彻夜守灵,乡情友情在这里得到了浓墨重彩、淋漓尽致的体现。最后,小说在金龙“宝根,你的梦想,我们会替你去奋斗、去实现!你的妻儿,弟兄们一定负责到底!”这一震颤人心的灵魂呼唤中徐徐结束。

  《青果》聚焦的是生活在城市的小人物,他们卑微如泥土,辛劳如蚂蚁,然而他们又各具个性,各有各的闪光点。除了金龙银凤、宝根春英、春生明宽这些进城打工者,作家还将笔触伸向与之关联的市井平民:“月城水果店”朱老板的宽厚仁慈、苗姐的热情大方,房东季师傅的老成持重、季师娘的周到齐全,工友小林子乐观有洁癖,老王喜说荤逗趣、永忠老实憨厚而又内心热乎……不同的人群、不同的人生,在这部小说中构成了不同的人间风景,平俗淳朴的老百姓身上那特有的味道芬芳馥郁,经久不散。

  顾坚是本土本色的作家,他的文学天赋尤其表现在对生活中世俗化的场景极其生动细腻的描述。

  比如,金龙和宝根历经艰难骑到三百里外的扬州城外,不得不露宿桥头。清晨醒来,金龙向桥下看去,只见“河水浑浊,漂着烂木头、破拖鞋、发了黄的泡沫塑料块……河道两岸二三十米内是挤挤挨挨高高矮矮的旧房子和简陋的棚屋……穿着睡裙的女子端着痰盂,意态慵懒地转进小巷公厕。白发的老汉站在水龙头前刷牙,仰着头很夸张地漱口。一艘米黄色的客轮冒着黑烟昂首从桥洞里开过去,带起的滚滚巨浪扑向两岸碎砖乱石垒起的堤岸……”读到这些句子,稍微年长的读者眼前想必会浮现出三十年前城郊农村那荒芜杂乱、百废待举的景象。

  再比如,小说最后几章写赶集场同样极其画面感,他们“在旷野里行走,在墙角边解手,在街头搭帐篷,也有的直接睡在露天里:卖笤帚的埋身笤帚搭成的掩体里,卖家具的睡在八仙桌底下,卖烂藕的盖着被单仰躺在案板上……至于邮局、商店、文化张的廊檐下更是睡满了人。”

  我与顾坚是同时代人,上世纪90年代我曾在宝应一个叫夏集的乡镇做教师。夏集地处高宝兴交界,每逢328庙会(即商品交易会),周边县镇的人总会涌到这里,连续三天天天爆满。那时,我刚结婚,借住在妻子工作的粮管所,站在楼下望去,恰如小说所描述的那番景象。作家忠诚于特定的历史情景,给读者留下了一手宝贵的现实资料。

  至于娶亲、学徒、泡澡、美食、少林长拳、民歌童谣等等不一而足,在《青果》中都有显现。因此,可以这样说,《青果》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扬州城乡世俗的风景线,它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美学价值。

  纵观全书,《青果》称得上是当代文学的代表作品,是常读常新的经典力作,是值得我们缅怀的青春记忆,其平实的现实主义叙事风格和浓郁的浪漫主义描写手法水乳交融所达到的美感,读之不由你不啧啧称赞、拍案叫绝。

兴化是文化大邑、梦里水乡,这里人文荟萃、底蕴深厚,曾诞生了施耐庵、郑板桥等一批世界知名文豪和书画家。而今的兴化“文气”一脉相承,是闻名遐迩的“全国小说之乡”,是里下河文学流派的发祥地,顾坚作为中坚力量,以其青春三部曲《元红》《青果》《情窦开》和《爱是心中的蔷薇》助推了“里下河文学”的发展和繁荣,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顾坚和他的作品必将会载入中国文学史册,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2017年8月3日

                                                 


作者简介、

       陈美彬,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装在瓶里的爱》《守望学生成长》《给我一双冲天翅》等,曾多次应邀赴南京、扬州、淮安等地学校、社区讲学。

 

 

      

                       鼓励原创/写出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今日宝应网  

宝应青年网络团总支

投稿邮箱:new10024@163.com

QQ:101615387 微信:new10024 手机:13951448391

今日宝应网—宣传宝应 了解宝应 服务社会 服务网民

( 苏ICP备14058410号-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