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宝应网—宣传宝应 了解宝应 服务社会 服务网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联系我们
拖动 最小化 关闭 停靠


查看: 1253|回复: 0

朱小悦坐在家门口 / 老街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9 01: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795片树叶儿


那时候我们还没能理解,大人们说的离婚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一次不知道是谁说起这个话题来,卢之布一副很懂的样子,声音很高的说,离婚就是表示爸爸妈妈永远不会再在一起了呗。

那小孩子就不再喊他们爸爸妈妈了么?怎么可能撒!还是要喊爸爸妈妈的。那为什么要离婚呢?不是还一样嘛!不一样的了,起码不可能天天在同时看到爸爸妈妈了。

我们几个似懂非懂的哦了起来,陶俊说,那岂不是很可怜啊!

他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提醒我们说:我们隔壁初二(3)班的朱小悦,就是那个大辫子的桂林的女学生,听说就是因为爸爸妈妈离婚了,才把她送回来的呢。

 

我们跟朱小悦没有说过一句话,都觉得那是个有点儿奇怪的女孩子。

她要比我们一般的同龄人高出半头,平常在学校里她是连下课都说普通话的,很少的几个女生之一。

很多同学在背后讥笑这样的学生叫假屁臭闻的。但是她的成绩特别好,每次回答老师的提问,大考小考竞赛没有不是在前三名的。

我们更好奇的却是她成天拖在脑袋后的两条乌亮的大辫子。

陶俊告诉我们,说那是她奶奶帮她梳的,费事呢。

朱小悦的皮肤蛮白的,白的透出一丝丝的病怏怏的意思,每次碰见她时,老是会疑心她刚刚从镇卫生院的,那条黑古咙咚的走廊里跑出来。

当然这些情况都是陶俊断断续续转告我们的,他的哥哥跟朱小悦在一个班,据说他们男生很讨厌她,却在背后议论她最多,要说都是丑人好作怪,可人家朱小悦也不丑啊,那就是外地人好作怪了呗!

说起来朱小悦也不能算是外地人的,她妈妈是我们老街上的人,当年考上苏州的什么中专,毕业以后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去了桂林。听说是因为班上的那个来自桂林的男生,也就是后来成为她的老公的男人。

可惜好景不长,结婚后没几年两个人又离了,朱小悦开始跟着她爸爸在桂林,几年后她爸爸犯事了,带不了她了,又转给了她妈妈。

那个时候她妈妈已经跟人去了广州,也有了一个儿子,朱小悦始终不肯喊他弟弟,久而久之后爸便开始把冷脸子给她看了,她跟她妈妈相处也不是很好,最后不知道怎么谈的,就把她送回了老街,跟外婆一起生活,去年秋天开学后,插班进了我们学校。

 

我们真正感到她的奇怪,是由于差不多每天我们都能碰见她,坐在她家门口的小板凳上,因为她整个人跟小板凳的比例太不协调,看上去就像是一大团云落在一只小蘑菇上。

她可能也意识到了这种不协调,总是哈着腰坐着,两条辫子拖在腰身后面,戳到了石板台阶。不要说平常上学的时候了,哪怕是星期天和节假日里,早早晚晚她都会准时坐在那儿,也不管是晴天雨天刮着风。

我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一致认为这也太假了吧,是要学毛主席故意坐到城门口读书么?我们的家长每天走来搭去的看见她,回来动不动就数落我们,你看看人家小朱,再望望你们撒!

我们就憨皮厚脸的说,她那种人谁愿意搭理她撒!没人愿意跟她玩的,只好自己看书呢。要看书不会在家里看啊,故意跑到门口看,就是装样子把你们大人看的。

但是我们猜错了,还是有人愿意搭理她的。

谁呀?陶俊。有一次我们几个人正好路过她家门口,我们边走边吃着油端子,谁也没想到,这时候陶俊忽然站住了,走过去递给她一只油端子了。

我们愣住了,盯住他俩看。我们看到朱小悦的脸白得更加厉害了,瞬间又红起来,她安静的抽出一张作业纸,裹住油端子,站起来转身去了屋里。

我们围着陶俊问怎么回事呀,陶俊摸着头难为情起来,说你们不要瞎说撒,她跟我哥去我们家玩过,我们认识呢,没什么的。

我们问陶俊,那她果真是说的普通话吗?陶俊想了一下说,是的,只不过跟我们说的普通话还是不一样,估计是桂林那边的方言口音吧!

后来呢,朱小悦开始跟我们几个一起走动了,其实每次都是只跟陶俊小声的嘀咕什么话,反正留给我们的印象就是总是会红了脸害羞。

有什么好害羞的呢?女孩子的心事真是难猜,她们通常都喜欢大惊小怪神经兮兮的。

 

毕业以后,我们几个人有的比如陶俊跟朱小悦考上高中了,有的比如卢之布考取了扬州的技校,有的比如我什么都没考上就去了小尹庄念财会班。

我们聚会的机会明显的少了,不只是因为我的自卑,事实上也的确很难再凑巧个个都有空的。

陶俊说其实现在跟朱小悦在一个班,反倒不怎么说话了,毕竟学习的担子太重了嘛。

我们一概不相信他的话,卢之布笑了说,你们就算谈对象也没事的,反正我们几个都不是你的情敌嘛。

陶俊也笑起来了,坦白说倒真的是谈了个小对象,但真的不是朱小悦耶。他的神情忽然严肃起来,若有所思的说,朱小悦好像比以前更不合群了,除了念书好像对什么都没有兴趣,也懒得跟任何人讲话,好像说话都是在浪费她的时间呢,真搞不懂她的。

我们还是留意到,高中生朱小悦已经剪掉了身后的那一对乌黑的长辫子,留着一头的短发,人也越发的清秀漂亮了。

她依然喜欢在她家门口做作业念书背书,我们开始有意识的避开她了,觉得会尴尬的,因为不晓得跟她说什么好。

朱小悦高三那年的寒假,接到她妈妈的电话,希望她去广东过寒假。开始朱小悦并不想去,架不住她妈妈三天两头的催,她外婆也在边上叨咕,终于决定去吧!

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头。

年轻的朱小悦搭乘的航班,于次日清晨抵达广州白云山机场,飞机在降落时忽然出现故障,因为极度的恐惧紧张,不幸诱发先天性心脏病发作,飞机平安落地时,已经失去生命体征的朱小悦,被抬上了守候在停机坪上的救护车里,永远的告别了这个她也许还没看明白的世界。

 

几天以后,在老街的我们得知了这个噩耗,陶俊满脸悲伤的提议,我们几个去她家里看看她可怜的外婆吧。

我们第一次紧挨着挤在她家的小屋子里,那是两间多小的房间啊,几乎塞满了各种陈年古八代的杂物,转个身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光线晦暗,空气潮湿,发散出隐隐的霉味和潮湿气。

我们无法想象,这么多年的无数个日日夜夜,朱小悦同学又是怎么跟她年迈的外婆相依为命,在这两间蜗牛壳般的屋子里度过的。

就是这样,我们还嘲笑了她那么多年。对不起啊,朱小悦同学。

很多年以后,我们这一群乡村少年才了解到,飞机失事其实是小概率事件。

操它X的!既然是小概率事件,为什么要让她撞上的!

 

2018年5月8日星期二

 

相关阅读

老街上的老太太 / 老街故事

喇叭花 / 老街故事

最是青春留不住

玫瑰玫瑰我爱你

射阳湖畔,玫瑰花开;那对玉兔,你若碰见......

青春里有过的冲动,有的是魔鬼,有的是玫瑰

遇见玫瑰,遇见你

听说,玫瑰园的花都开好了/陪最爱的人,看最美的花

嗨!你家是哪儿的?/ 听一曲《宝应时光》,你是否回到了故乡?

亲爱的,这是唱给宝应的歌,也是给你的!/赵天甜版《成都》

家在宝应,亲爱的,这一次你打算过多久才回来?

宝应妹子放歌《射阳湖畔》(民谣版)/还有首古风版,请你猜猜谁唱的?(她是扬州姑娘,上过央视春晚)

在冬天,你会想念谁?一曲《别来无恙》,两处语短情长/宝应赵天甜作曲演唱

原来银行的人,也这么文艺,有才!

宝应柏姐的歌,你听过没有?


感  谢

@赵天甜授权歌曲

@天涯海角友情配图

图文无关


苹果手机赞赏

请长按这儿

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今日宝应网  

宝应青年网络团总支

投稿邮箱:new10024@163.com

QQ:101615387 微信:new10024 手机:13951448391

今日宝应网—宣传宝应 了解宝应 服务社会 服务网民

( 苏ICP备14058410号-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