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宝应网—宣传宝应 了解宝应 服务社会 服务网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联系我们
拖动 最小化 关闭 停靠


查看: 0|回复: 0

田芳有个哥哥(上)/ 老街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1 01:10: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797片树叶儿

我们第一次见到田芳的时候,其实是有点儿尴尬的。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几个人依着往常的惯例,挑了一个星期天聚聚,这次牵头召集的袁小涛,很随意的跟我们说了一声,到时候要介绍一位新朋友给大家认识的。男的女的啊?废话,当然是女的啦!

那几年凡是袁小涛介绍过来的,压根就没有过一个男的,而且大多数还是长相不丑的,要不就是有点才气的,甚至还有过会写朦胧诗的呢。

有人当面流露过觉得他带来的人有点儿多了,可是当场就遭到了其他人的反对,社团嘛,当然是人越多越好,何况袁小涛带过来的人,不谈水平和颜值,基本素质还是有的。

 

那天新来的朋友就是田芳,她皮肤有点儿黑,一副乖巧婉约的小家碧玉的模样,特别是一双眼睛很水灵,身材也好。

看得出来她的性格,是有一点点外向的,说话的时候眼神很生动,抵得上那句眼波流转的诗词。

不说话的时候,就安静下来,表情专注的望住正在的讲话的人,时不时的微微的点头示意了,带着赞赏和鼓励对方的意思。

到底是宝应县城里过来的老师呢,进门看相就是见过世面的姑娘,袁小涛之前说她主持过不少有点规模的文艺活动,看来真不是吹的。

只是叫我感到有点儿奇怪的是,怎么看她好像蛮面熟的呢,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是在哪儿见过的了。

当时好像是我起的头吧,无意中提到了我们老街上的一个家伙叫苗三的,其他人顿时兴奋起来,跟着我说起他的其他事。

苗三就是个小地痞混混,比我们也大不了三两岁,好歹混完了初中后,就在街面上晃荡了,我们也搞不清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好像有一搭没一搭的帮人家押车送货,后来学会了开车,不晓得从哪里搞到一辆破上海轿,有事没事就在街巷里显摆,倒头喇叭摁的叫人闹心。

那几年里,尤其是夏天的老街上,你要不想撞到苗三,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街边的那些小吃摊子,包括像样子点的理发店大澡堂,想要赚到苗三一分钱算是有本事的了。至于派出所嘛,他自然是常客了。

很多家长教训孩子,常念叨的一句话就是,不管你?不管你?!苗三就是你将来的镜子!

苗三是知道自己,在乡邻们眼里是个什么德性的,却依旧我行我素逍遥快活。

 

我第一听到开房这个说法,就是他讲的。

当时我和两个兄弟还有一位女同事站在老街上谈事情,他的破上海轿忽然开过来一个急刹停住了,他从车窗里伸出头来冲我们嬉皮笑脸的打招呼:大兄弟!不要晾在路上瞎耽误功夫撒!去开房哎!

我们还没反应过来,那位女同事就被气白了脸,踮起脚凑过来骂他:你放屁!臭流氓!死不要脸的!

他开心的笑了一会,说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忙!

我很疑惑的问女同事,开房是什么意思啊?女同事的脸瞬间红了,没好气的说:

你不懂,不要问撒,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反正不是好话!

我们还看到过有一年的夏天,苗三在老街上跟一位妇女吵架,开始他倒像是忍住的,围观站闲的人越聚越多了,那个妇女更加来神,没想到苗三几步冲上去,一只手臂使劲圈住她的上身,腾出的另外一只手,三下五除二麻利的扒掉了妇女的汗衫,毫不含糊的摔在地上。

所有的人都呆掉了,妇女尖叫一声,仿佛突然被谁狠狠的打了一记闷棍,捂住心口蹲下去了,我们还是看见了她肥胖的上怀,有点滑稽的是她的一对胸罩,居然是不一样的颜色。

妇人的男人和派出所的干警闻讯赶过来,苗三被关了几天,出来又被干警押着找到妇人当面赔礼道歉,却还是嘴硬了警告妇人说:下次你要是再惹毛了老子,老子还是要扒掉你让你出丑!

妇人马上又喊起来,高声责问干警到底能不能管管撒?干警冲苗三瞪了瞪眼,呵斥他,给我少说两句撒!苗三嘻嘻哈哈给干警立正敬了个礼。

 

那天的聚会,因为田芳的加入,也因为提到了苗三,气氛显得很热烈,我们东一句西一句的回忆起苗三的各种琐事丑事坏事,仿佛今天是召开的苗三专题声讨大会,最后的结论就是这个鸟人笃定没有好下场,早晚会被政府逮进去的。

我们留意到在我们谈论苗三的过程中,田芳姑娘至始至终都是面带微笑的,有时候还轻轻的捂着嘴角,咯咯咯的笑出声来,开心的像是在听我们议论一个影视剧中的人物。

聚会快要散场时,田芳忽然轻言细语的说,要不要我把苗三喊过来啊?我叫他给你们敬酒,以后不许跟你们胡来。啊?!我们瞬间愣住了。

田芳站起来,招呼饭店的老板娘问店里有没有电话啊?她跑去收银台打了一个传呼。

不到一刻钟的样子,一条粗声大气的嗓子,陡然的在门口就咋呼开了:妹子!妹子!在哪块呢?

门哐啷一声开了,一个身影呼哧闯进来,他手背上团着的一个忍字的刺青,看得人心慌发憷。他怎么会是田芳的哥呢?

苗三一把拖开田芳身边的人,自己一屁股挨着她坐下去。

田芳嗔怪了说,哥哎,你就不能斯文些个撒!尽给我难堪。

让我们想不到的是,这时候的苗三的脸上,很罕见的飞快的掠过一丝难为情的意思,他以为我们没看到,可是我们却看到了呢。


田芳的父亲年轻时候下放在我们老街上,时间不长又举家回迁到宝应县城里了。

据说田芳的父亲跟苗三的老子割头交好,只是可惜苗三的老子死得早,田芳一家虽不富裕,却也一直暗中明里的给予过苗家孤儿寡母不少资助,虽说很少回老街上看看,但是苗三没少去城里找过他们。

他跟田芳相差四岁,打小就以兄妹相称的,我们都还年轻,哪里知道这些弯环撒。

也难怪田芳一进门时,我望她眼熟呢,兴许她回来时我撞见过的吧,只是印象不深了,更不晓得她在老街上竟然有个哥哥,就是可恶的苗三。

 

2018-5-10

 

 

相关阅读

湖畔的玫瑰都开了,你不来,她就是寂寞的吧!

朱小悦坐在家门口 / 老街故事

老街上的老太太 / 老街故事

喇叭花 / 老街故事

最是青春留不住

玫瑰玫瑰我爱你

射阳湖畔,玫瑰花开;那对玉兔,你若碰见......

青春里有过的冲动,有的是魔鬼,有的是玫瑰

遇见玫瑰,遇见你

听说,玫瑰园的花都开好了/陪最爱的人,看最美的花

嗨!你家是哪儿的?/ 听一曲《宝应时光》,你是否回到了故乡?

亲爱的,这是唱给宝应的歌,也是给你的!/赵天甜版《成都》

家在宝应,亲爱的,这一次你打算过多久才回来?

宝应妹子放歌《射阳湖畔》(民谣版)/还有首古风版,请你猜猜谁唱的?(她是扬州姑娘,上过央视春晚)

在冬天,你会想念谁?一曲《别来无恙》,两处语短情长/宝应赵天甜作曲演唱

原来银行的人,也这么文艺,有才!

宝应柏姐的歌,你听过没有?


感  谢

@赵天甜授权歌曲

@天涯海角友情配图



打个小广告,呵呵

给《千叶树》的一位朋友,友情打个小广告,因为事业拓展需要,她想租赁一个1000平米的仓储用房,最好能是带院子的,有相对的独立性。地址希望是在宝应县城开发区附近,或城乡接合部均可,城南工业园或城北工业园也行。

有这方面信息的朋友请关注一下,详情可以直接联系她咨询:159 5276 5111 

成或不成,都先谢谢您。


苹果手机赞赏

请长按这儿

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今日宝应网  

宝应青年网络团总支

投稿邮箱:new10024@163.com

QQ:101615387 微信:new10024 手机:13951448391

今日宝应网—宣传宝应 了解宝应 服务社会 服务网民

( 苏ICP备14058410号-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