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宝应网—宣传宝应 了解宝应 服务社会 服务网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联系我们
拖动 最小化 关闭 停靠


查看: 957|回复: 1

王宏奎老师,等您归队!/ 别管我们是谁,我们有同一个名字:宝应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4 01: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799片树叶儿

去年7月初,46岁的王宏奎突然感觉不适,几天后确诊:肝癌!

如果不是这场意外降临的病魔,像越来越沉重的巨石压得一家人都喘不过气来,宝应县中港小学老师王宏奎,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这样了:平静,充实,知足,快乐。

他是一位老师,高邮师范毕业以后,回到老家宝应,走上中港小学的讲台,成为孩子们敬重又喜欢的老师。

28年来,他身边的同事来了走了,他却像一棵扎根在教室外面的并不特别起眼的大树,安安静静迎来风雨拥抱朝阳,年复一年在朗朗书声里,陪伴着一拨又一拨少年幸福的成长。

28年了,他教过的学生不计其数,经常有人在大街上迎面跑过来,热情的喊他好,他的视力不好,可他心里特别暖和,知道那是自己曾经的一个学生,现在长大成人了,真好。

新来的年轻老师特别有才华,跟他搭班没多久,他主动跑去找校领导谈心,请求同意让他来配合年轻人,多给年轻人成长锻炼的空间。

哪位同事进步了加薪了,他是由衷的开心,为别人的进步。同事们跟他开玩笑了说,您真的是淡泊名利呢。他变得难为情起来,解释说我这样真的蛮好的。

许多年过去了,很多学生家长同事有时候说起那位戴眼镜的王老师,都回想不起来,他什么时候冲人发过火,或者给过谁冷脸子看。

他是内向性格的人,除了授课也不怎么多说话,在外面是这样,在家里也是这样。

这样的他,总是让人安心踏实,你轻易就能感受到,他发自内心深处的真诚和认真。

这样的一个人,仿佛是一团火,但却小心的用透明的薄薄的玻璃护着,他生怕烫着别人,却又那么渴望,自己能带给对方温暖。

7年前,因为也没什么其他的业余爱好,他和朋友们加入了一些爱心协会组织,没想到从此就喜欢上了志愿者这个角色。

这些年里,基本上每个双休日,或者寒暑假和节假日里,他都是忙的看不见人影。

爱人张文华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靠着打工上一天班挣一天钱,念书的女儿就交给他来照顾,他会喊女儿跟他一起出门参加各种公益活动。

4年前小雨伞爱心协会的陈红梅会长,真诚的邀请他担任协会的副会长,具体负责服务城乡敬老院的老人和关爱一些困难家庭。他爽快的接受了。

这样一来他就更忙了,好在女儿很快考上了外地的大学,家里正常就是他们夫妻俩,他也担任了学校的总务主任,离开了教学一线,除了正常的工作,空闲时间几乎都献给了敬老院的老人。

几个要好的老同学跟他嘀咕过,可以试着做些家教的嘛,他笑笑没说什么。回来跟爱人讲了,他说人各有志,各家的情况都不一样的,我们这个家的经济条件还说得过去,我还是更愿意做公益。

爱人笑话他,算了吧,你还是老老实实,做你自个喜欢的事,我支持你。

几年来差不多每个月,他都会自掏300块钱用在公益上,全县城乡敬老院里的很多老人,都接受过他的礼物,却叫不出他的名字。

他有时候想啊,人生就是这样的吧,他经常接触到的老人,真的就像他教过的很多的孩子,他们其实是特别需要有人关心有人疼的,他记得很多老人的样子和名字,也记得他们的一些爱好和小怪癖,就像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深深的记得,那些特别调皮的爱惹祸的学生。

就这样,教师的工作,让他安心,公益的事情,带给他快乐。

谈不上什么事业有成,但是赢得了很多人的尊重。

家是再寻常普通不过的了,可他晓得还有很多的家庭,陷于清贫和困难之中。

女儿出落成大姑娘了,两口子合计着家里除去买房,可怜也没剩下多少存款,真的得省省给女儿攒点嫁妆了。他还安慰爱人,多就多用,少就少用,反正过日子肯定是不愁的。

20出头的女儿也赞成再怎么省,老爸每月花在公益资助上的300块是不可以省的,他特别开心女儿对他的这种理解,很骄傲也很难得的夸奖了女儿:到底是教师家庭出来的孩子。

他知道女儿其实也是舍不得,剥夺了他的一份快乐。

是啊,这些年坚持投身公益,带给他巨大的快乐。被人需要,特别是被那些孤苦无助的老人需要着,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这样的一种生活,几乎就是他年轻时候憧憬过的理想了。

可是,这一份安宁随着被确诊肝癌,几乎在一瞬间就灰飞烟灭了。

刚刚得知这个噩耗的那几天里,一家三口几乎都没怎么合眼,又互相小心翼翼的说话,各自小心翼翼的走路,甚至都不敢自然的看彼此一眼,一看就心酸,一看就要哭。

王宏奎40多年的人生经历中,从来没有熬过那么漫长而艰难的夜晚。

躺在省人医的病床上,躺在陌生的城市的黑夜里,他知道身边的爱人根本就没有睡着,可他也不知道要怎么来安慰,这个跟他厮守了快半辈子的女人。

他想起宝应家里西头小房间墙上,挂的那张2004年夏天陪她去拍的简单的婚纱照,突然感到揪心的难受,像一把小刀在心口上剐着,疼啊!

他在恍惚中感觉自己浑身松软的横躺在一条小船上,小船正在下沉,女儿和爱人,还有70岁的老父亲就挤在船头上,可任凭他怎么撕心裂肺的呼喊:你们赶快逃生去啊!

他们就是听不见,他们跟着自己一块一点点的沉没。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坚强的男人,就算哭也会强忍着哽咽着尽量不出声响,可是现在他真的忍不住了。

去年从南京回来以后,他要求爱人和女儿必须不要声张,不要跟亲友们说出真实的情况,因为那样肯定就要麻烦到大家,他真的不愿意那样。

他当然要活下去,他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做完,他要继续好好上班,他要等着女儿工作,等着女儿谈对象,等着在女儿的婚礼上,牵起她的手缓缓的走过漂亮的拱型花门,他要照顾好年迈的老父亲,还要继续去帮助那么多素不相识的老人,还要跟爱人接着走到两个人一起都白了头......

从去年7月初偶然发作,到今年4月22日晚上,他又一次突然昏倒不省人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这一家人在艰难的苦熬。

从南京的医院到宝应的家里来回奔波,其间王宏奎历经了无数次手术治疗,他默默的硬撑过来了。

中间他学校的领导同事得知状况后给予了他支持,在恢复调养稍稍好些后,他跑去参加“小雨伞”爱心公益行动,直到实在坚持不住了,才支吾着请了假。

这么长的时间里,他连平时有所互动的几个同学群、老同事群都瞒的只字不漏。

终于,扛到今年4月底了,这一天夜里,看上去那么乐观的爱人张文华,突然绝望的哭了,她告诉王宏奎,家里实在凑不出钱来了。

才一年不到,光是住院治疗费、自费药品费、门诊复查、用药等花掉近20万元,好像一锅水倒进了河里,悄无声息。

除去医保报了10万元,其余的都是家里所有的积蓄,和单位、亲友、同事、同学悄悄送来的慰问金,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瞒着他的。

医生建议5月底还要去省人医做一次介入手术,不要说这一笔手术费用,以及随后将要支付的深度治疗的巨额医疗费,就连现在需要维持的正常医疗,还有简单清贫的生活,眼看都已经没办法维持了。

靠在床头的王宏奎照例沉默不语,强忍着内心汹涌激烈的波澜,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是高低不同意爱人张文华出去找人求援。

他坚持认为,比我这种情况更难的肯定还有,我又凭什么去惊动人家?

围在床边的爱人张文华哭着,女儿红着眼眶哭着,娘儿俩问他:那你说我们怎么办撒?到哪块去筹钱啊?我们不能没有你啊!

王宏奎的眼泪无声的淌下来,爱人伸手去帮他擦拭,他避让开去,他跟娘儿俩说: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一向特别热心负责的王宏奎,现在怎么躲着活动了?小雨伞协会的伙伴越想越不对头,问他又什么都不肯说,去他们家看了,也没什么异常,这么反反复复的追问下来,终于还是了解到了真相。

安宜镇教办室和学校的领导同事特意上门动员他:要不试试网上的水滴筹吧?

倔强的王宏奎高低还是不松口,他坚持认为我一个普普通通的教师,没有理由让不认识的人为我花钱!

这时候他的情况,开始经由“小雨伞”协会的伙伴、他几个老同学和老同事,慢慢扩散开。爱人张文华还是瞒着他,在学校和朋友的帮助下,于5月10日在网上发起个人求助的水滴筹。

奇迹,就在这一天里出现了!

5月10日发起滴水筹,一天以内,5547位朋友热情响应捐款,顺利实现200130元急需筹款!

短暂的一天里,志愿者王宏奎老师的不幸遭遇,在无数好心人热心人的手机里,飞速转发传播,人们在敬仰他忠于职守乐于奉献关爱孤老的同时,更期待他能够坚强的战胜病魔,早一天回到他热爱的菁菁校园,早一天回到他钟情的公益岗位。

这短短的24小时里,在一部部我们看不见的手机屏幕背后,一颗颗滚烫的心,为着同一个名字而激动。

数不清的人在打听,数不清的人在宣传,数不清的人在捐赠,数不清的人在祝福!

王宏奎,仿佛是一个约定,仿佛是一句口号,仿佛是一束小小的火苗,燃烧起越来越炽热、越来越绚烂的火把!

是的,我们不愿意让一位满怀善意的好人,孤立无援独自面对人生的最大灾难!

是的,我们都感恩他曾经遍种下美丽的玫瑰,却一次次婉拒了感谢,又一次次重返需要帮助的老人身边。

是的,我们其实和他一样,过着简单平凡的人生,和他一样饱尝过生活赐予的喜悦和伤悲,我们只是有着不一样的名字,就像他帮助过的无数陌生的朋友,他的遭遇其实就是我们的,帮助他何尝不正是帮助我们自己;

就像他曾经无数次吃力的背起过的老人,就像他曾经专心的弯腰下蹲,专心的给老人修剪趾甲,就像他一次一次风里来雨里去,为孩子们送去新鲜的水果喷香的糕点......

是的,他帮助的老人,也是你我的父辈,他呵护过的孩子,就是你我的明天。

他是王宏奎,他就是你,他就是我。

今天下午,我们几个人去王宏奎老师家里看望了他,他坚持起身靠着床背,和我们说了一会儿话。

自始至终,他都是特别的拘谨和不安,责怪自己还是打扰了那么多人。

说到他们一家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事在宝应人的手机里激起了那么大的反响,王老师哭了,哽咽着告诉我:

大家都这么热心的救助我度过难关,我和爱人孩子都非常感谢,可是欠下这么多的情分,我要怎么才能还得回去?!太重了,都是救命的钱,我何德何能,受之有愧。

王老师的女儿告诉我,这几天妈妈一直在仔细的看手机和水滴筹上的名字,一位一位的念给爸爸听,爸爸一个字一个字的要问清楚是哪几个字。

他们想通过那些网名、昵称联想、判断出是谁,爸爸说,一定要记住恩人的名字,一定要等康复以后,去做更多的好事帮助更多的人。

可是5547位好心人,还有很多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给予我们帮助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素不相识的,也没留下真实姓名和地址的陌生人啊!

嗯,王宏奎老师,那就不用再去问他们是谁了吧,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宝应人!

我猜他们会请您赶紧忘记了捐款这回事,他们更希望您打起精神来,他们会热切的真诚的对您说:

王宏奎老师,请一定好好的!

我们知道,也许前面还有更大更多的磨难等着您,可是请您相信,您已经看到了,您不是孤单单的一个人,您的爱人陪伴您,您的女儿守护您,还有我们,还有成千上万的您熟悉的不认识的我们,也会坚定的和您站在一起,迎接那些不幸,并终将战胜它们!

亲爱的王老师,我们大家都在等您回来呢,我们要陪着您,一次次高举起志愿者的旗帜,走过大宝应的街头巷尾,去往那些乡村,去往那些村组,去往更多需要我们帮助的朋友身边。

我们都是宝应人,我们都爱宝应这一片热土。

那是因为有你,有我,有他,有数不清相亲相爱、放不下、爱不够、疼不完的人。

我们拥有同一个名字:宝应人!

 

2018年5月12日午夜~5月13日凌晨

 


感谢

所有素不相识的朋友,感谢每一位志愿者,

是你们,让越来越多的真情,

如阳光般照耀我们的城市,

爱宝应,爱生活!

我们一起加油!



“小雨伞”爱心协会

委托《千叶树》

真诚感谢以下团队:

龙之情志愿者协会

陈友花爱心团队

车友会志愿者协会

金水志愿者协会

情满荷乡志愿者协会

新城生态花园羽毛球友群

......

 

本人由衷感谢

王敏,张大庆,苏宏赋,宗玉梅,赵宝元,

张传炬,陈红梅,冀钰,王琴,

梅友宽,胡丽萍,李洪萍,

朱义彪,童融,罗素霞,陆青婷

等诸多朋友对本次采写的

热心鼓励与帮助,

和你们奉献的爱心。

谢谢大家。

 

 

相关阅读

对不起!/我爱这澄明的春天,我爱这多情的小城!/感谢您的关注与爱心,亲爱的朋友

他70岁了,他不敢老,他想完成两个女儿的遗愿!/星星之火,绚丽温暖!

亲爱的,这是唱给宝应的歌,也是给你的!/赵天甜版《成都》

宝应妹子放歌《射阳湖畔》(民谣版)/还有首古风版,请你猜猜谁唱的?(她是扬州姑娘,上过央视春晚)

在冬天,你会想念谁?一曲《别来无恙》,两处语短情长/宝应赵天甜作曲演唱

原来银行的人,也这么文艺,有才!

宝应柏姐的歌,你听过没有?

盛夏清晨,在宝应淮江路上,追寻,追寻!/走过岁月走过你

我的宝应,我的城 (1)

我的宝应,我的城(2)

我的宝应,我的城(3)

核桃乌,核桃乌,宝应的核桃乌啊!

刮风了,天冷了,想吃茨菇,你咋办呢?/宝应的茨菇

身为宝应人,你感到遗憾的是什么呀?/请转发,给酒厂的张叫瘦先生

我的城南旧事(1)

我的城南旧事(2)

这个宝应人,画出了乡愁的模样!

水,你能大声念出这两个字吗?

子婴河,你究竟见过没有?

又见水六角门

小尹庄在记忆中



感  谢

@赵天甜授权歌曲

@冀钰老师提供“小雨伞”活动配图

@何高中@天涯海角友情配图


苹果手机赞赏

请长按这儿

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今日宝应网  

宝应青年网络团总支

投稿邮箱:new10024@163.com

QQ:101615387 微信:new10024 手机:13951448391

今日宝应网—宣传宝应 了解宝应 服务社会 服务网民

( 苏ICP备14058410号-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